缓解自我焦虑传递积极情绪
http://www.huaue.com  2018年12月12日  来源:北京考试报

  北京市第七中学教师曾于秦

  案例:

  小博爸爸最近很不安。他在高三开学前就学习了很多高三家长“秘籍”,生怕哪一点做不好影响了孩子学习,但效果不尽如人意。他听说鸡汤有助于孩子保持体能,便每天给孩子炖鸡汤,结果孩子非但不领情,还生气地让他少操心。他听说父母应该多倾听孩子,便经常找孩子聊天,聊着聊着就忍不住唠叨“学不好就考不上大学,考不上大学就找不到工作,没有工作人生就完了。”之后孩子不愿和他多说话。他听说高三复习需要劳逸结合,便允许孩子看半小时电视。他则在孩子身边计时。结果孩子看了几分钟就回了房间……爸爸很苦恼,认为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对孩子的学习产生不可挽回的影响。

  分析:

  小博爸爸经历的是一种典型的焦虑状态。焦虑根源是“糟糕至极”的不合理信念。理性情绪疗法认为,引起人们情绪困扰的不是外界发生的事件,而是人对事件的态度、看法、评价等认知内容,也就是ABC理论。在ABC理论中,A指诱发事件;B指人在遇到诱发事件之后相应而生的信念,即对这一事件的看法、解释和评价;C指该事件中人的情绪及行为结果。该理论认为,A只是导致人产生C的间接原因,B才是直接原因。根据这个理论,可以重新认识和评估小博爸爸的状态:孩子进入高三备考是诱发事件(A),这个事件本身是一个中性事件,不会直接引发父母的特定情绪。但小博爸爸对A的看法和解释(B)是“我一旦做错了一点小事就会导致孩子高考失利,进而导致孩子没有未来”。这种极端夸大负面结果的信念和评价诱发了他焦虑、不安、惶恐的情绪,以及小心翼翼、畏畏缩缩的行为(C)。而爸爸的这种情绪状态和行为方式被孩子接收后,也产生了焦虑、愤怒、委屈等情绪,导致亲子关系紧张,大家不欢而散。

  小博爸爸的不合理信念来自哪里呢?源自爸爸对自己、对孩子的不相信和忧虑。爸爸不相信孩子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应对高考,必须要给他更多“帮助”,于是有了身体上的“关照”、心理上的“抚慰”、行为上的“监督”,仿佛没有了外部控制,孩子就会彻底失控,最终失败。爸爸也不相信自己是一个足够好的爸爸,总认为自己做得不够、不到位,于是提前学习和准备,尽可能做得更多,结果过犹不及,反而给孩子增加了更大压力。

  支招:

  识别焦虑情绪

  父母要提升对自我的关注和敏感度,能比较快速、准确地识别情绪感受。识别是改善的第一步。它让个体看到问题,进而尝试改变。识别自己的情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有时父母能清晰觉察到自己的感受,如孩子没考好会愤怒;但有时只能模糊地感受到自己很不舒服,却无法具体说出是什么感受,也就无法有针对性地对情绪进行调整和管理。所以,父母要经常整理自己的感受,分辨正在经历的情绪。例如,通过深呼吸或者1分钟冥想等方法让自己静下来。当连接到自己的感受后,尝试用情绪词对感受进行命名,以加深对情绪的感知。

  寻找不合理信念

  父母准确捕捉焦虑情绪后,可尝试整理引发这种情绪的事件,并分析事件和情绪间的关键点:不合理信念。不合理信念主要有3种:绝对化要求,是指个体以自己的意愿为出发点,认为某一事物必定会发生或不会发生,当某些事物与信念相悖时,就会感到难以接受和适应。例如有父母认为孩子高三必须要成绩好,当孩子没考好就会陷入焦虑和愤怒情绪中。过分概括化,是一种以偏概全的不合理思维方式,是个体对自己或别人不合理的评价。其典型特征是以某一件或某几件事评价自身或他人的整体价值。例如孩子一次考试失利就认为太差劲了,不是学习的料。糟糕至极,是一种把事物的后果想象、推论到非常可怕、非常糟糕甚至是灾难结果的非理性结果。例如小博爸爸认为自己现在做错事会导致孩子没有未来。当把这些不合理信念整理并记录下来时,就能意识到自己被这些信念影响了情绪,便起到了缓解焦虑的作用。

  和不合理信念辩论

  找到不合理信念后,可把它们当作辩论对手,用挑战性和质疑性的提问与它们辩论,以此在认知层面松动不合理信念,进而用更为适合当下情景的合理信念替代不合理信念。例如,小博爸爸可以和不合理信念进行辩论:“我现在做错事最糟糕的结果是什么?孩子高考失利。”“孩子高考失利会是世界末日吗?孩子会活不下去吗?不会,孩子还可以复读或出国留学。”当然这只是简单的示范,和不合理信念辩论是一个艰难且漫长的过程。不合理信念十分顽固,或自身论据不足等情况都是正常的。只要坚持觉察和辩论,就可以对缓解焦虑情绪有所帮助。
 关于心理保健更多的相关文章请点击查看 

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华禹教育网(Www.Huaue.Com)所提供的信息为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仅供参考,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